中国国航(601111.CN)

特区政府投资273亿港元支持重组 市值346亿国泰航空获390亿港元“救命钱”

时间:20-06-10 04:30    来源:和讯

style="BORDER-BOTTOM: #000 1px solid; BORDER-LEFT: #000 1px solid; MARGIN: 4px; BORDER-TOP: #000 1px solid; BORDER-RIGHT: #000 1px solid"

src="http://i0.hexun.com/2020-06-10/201523606.jpg">

style="BORDER-BOTTOM: #000 1px solid; BORDER-LEFT: #000 1px solid; MARGIN: 4px; BORDER-TOP: #000 1px solid; BORDER-RIGHT: #000 1px solid"

src="http://i3.hexun.com/2020-06-10/201523607.jpg">

每经记者 张虹蕾 王帆 每经编辑 梁枭

备受关注的香港最大航空公司国泰航空(00293,HK)重组揭开面纱。

6月9日午间,国泰航空宣布总额为390亿港元资本重组方案,其中香港特区政府认购价值195亿港元的优先股,并提供78亿港元的过渡性贷款,同时国泰航空向现有股东配发117亿港元的供股股份。

由于国泰航空业务主要依赖跨境航线,而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跨境旅游持续受到严格限制并需要遵守检疫规定,难以在短期内恢复正常,导致国泰航空自2月以来每月亏损现金达到25亿港元至30亿港元。值得一提的是,截至6月9日,国泰航空市值仅逾346亿港元。

那么,390亿港元的“输血”能否真正拯救国泰航空?国泰航空还将如何重新评估经营模式和资本运营?

重组方案包括三方面

据国泰航空6月9日公告,本次资产重组方案包括三方面,一是国泰航空在取得必要股东批准的前提下,向香港特区政府发行195亿港元的优先股及分离认股权证;二是国泰航空在取得必要股东批准的前提下,向现有股东配发117亿港元的供股股份;三是香港特区政府向国泰航空提供78亿港元过渡性贷款,并可实时提取使用。

香港特区政府认购国泰航空股份的主体为Aviation 2020

Limited,其由香港财政司司长法团设立并全资控股。重组完成后,国泰航空现有股东太古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太古)、中国国航(601111)、卡塔尔航空,以及新股东Aviation 2020Limited将分别持有其42.26%、28.17%、9.38%、6.08%的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重组完成后,太古将保持国泰航空的控股股东地位不变。太古是老牌英资财团,旗下核心业务多设于亚太区,业务覆盖地产、航空、饮料、海洋服务、贸易及实业五大领域。

国泰航空在公告中指出,各地政府实施的旅游限制已导致国泰航空在出入境旅客方面客运量大幅减少,对国泰航空未来前景和营运带来了不确定性。提出资本重组建议的目的是要应对一系列不受控制的突发事件。

中国国航(601111,SH)也于6月9日发布公告表示,本次由香港特区政府参与,以及太古作为主要股东牵头的国泰航空资本重组计划,将有助于国泰航空应对危机,并为未来业务增长做好充分准备。

“国泰航空必须活着,不仅因为背后股东的利益,更因为其在航空领域的战略性地位。国泰航空在香港占有超过80%航权,在连接全球方面有重要的意义和价值。这也是香港特区政府出手的重要原因。”民航专家綦琦对《每日经济新闻(博客,微博)》记者表示,这一重组方案也为国泰航空注入流动性,救国泰航空于“水深火热”。

民航分析人士吕彪认为,Aviation2020

Limited的持股比例较低,目前看并不影响国泰航空的独立运营。从这个角度看,此次的资本重组计划,更多是平衡各方利益后以经济手段进行支援,而无控制权变更等方面的打算。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此次重组完成后,太古的持股比例有所下降,虽然目前未变更控制权,未来国泰航空是否会引入新的战略投资者,继而引起控制权的变更,尚待市场和时间的检验。

经营承压又临疫情挑战

资本重组计划背后,是国泰航空发展过程中面临的一系列挑战。

自2016年净利润以亏损5.75亿港元创下8年来首亏之后,国泰航空于2017年上半年展开了为期3年的企业转型计划,这其中就包括颇受外界关注的裁减600名员工,重组总部团队架构。从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国泰航空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2019年7月下旬,国泰航空方面宣布,已完成收购香港快运。国泰航空在财报中提到,将继续以廉价航空公司的业务模式营运,同时扩大其航空网络,并与国泰航空其他公司彼此互补,以加强协同效应。

不过,自2019年年中,香港客运需求急速下滑,艰难的经营环境更随着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暴发而变得更加严峻。

今年5月,国泰航空提供给《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资料显示,今年4月公司因需求疲弱而大幅削减97%运力。旗下国泰航空、国泰港龙航空4月份合共载客量较2019年同月下跌99.6%。

国泰航空、国泰港龙航空4月运载的货物及邮件合较2019年同月下跌48.3%。在2020年前四个月,载运货物量较去年同期下跌26.6%,运力下跌25.4%,而货物及邮件收入吨千米数则下跌20.6%。

此前,国泰航空顾客及商务总裁林绍波表示,疫情对业务的冲击依然空前严重。截至2020年4月,国泰航空及国泰港龙航空已录得未经审核的亏损45亿港元,而国泰航空财政前景至少在未来数月仍然非常暗淡。

面对危机,致力保留营运资金,国泰航空已采取了多项措施,包括将客运运力削减97%、高级管理层减薪、延迟新飞机订单、将旧飞机提前退役、以及实施一项自愿性特别休假计划,该计划获80%员工参与。

不过,国泰航空集团主席贺以礼也称,尽管采取了各种措施,然而客运收益已跌至去年约1%的水平,在航空公司层面,自今年2月以来每月净资金支出大约25亿港元至30亿港元,而前景仍然十分不明朗。

一位航企观察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在疫情之前,国泰航空的经营状况就不容乐观。此次疫情则是加速国泰航空衰落的一大因素。

民航专家林智杰表示,按照今年2月开始每月亏损25亿港元的数据估算,国泰航空凭借手中现有的现金流和390亿港元注资,撑到年底问题不大。随着疫情好转,香港国际航线在逐步恢复,预计国泰航空应该能撑过疫情。但在未来,面临外部的竞争和内部的压力,是否能够保持在全球航空公司中的地位,尚待观察。

反思业务结构重估经营模式

以香港为家的国泰航空拥有为数众多的跨境航线,是全球第八大国际客运航空公司。

香港建立起国际航空枢纽地位,在香港扎根74年的国泰航空功不可没。2019年年报显示,国泰航空直接联系香港至全球35个国家共119个目的地(连同代码共享协议联系54个国家共255个目的地),包括中国内地26个目的地。

然而,自2019年年中以来,香港跨境旅游市场遭受巨大冲击。今年年初暴发的新冠肺炎疫情又让香港跨境旅游雪上加霜。作为旅客承运者的国泰航空首当其冲。

同时,这也让国泰航空对跨境航线的依赖问题暴露无遗。国泰航空在公告中指出,因为其本身并没有境内航线网络,完全依赖跨境旅游,而跨境旅游持续受到严格限制并需要遵守检疫规定,难以在短期内恢复正常的国际旅游安排。

如今,随着中国内地疫情防控趋于稳定,内地航线逐渐复苏,但国泰航空却难以感到复苏的喜悦。

航空业的复苏步伐将会是逐步及漫长的。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预计,国际客运需求最早于2023年方能重返疫情前的水平。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内地多家航司最近一个月的运营数据,并对比国泰航空发现,东方航空、南方航空今年4月载客数量的同比跌幅大约在70%左右,跌幅较3月均已明显收窄,分别收窄了约4个百分点和1.5个百分点;而国泰航空今年4月载客数量同比跌幅仍达到99.6%之高,并且相比3月跌幅还扩大了9.6个百分点。

“整体而言,国泰预料旅游需求在颇长时间内也不会有任何实质的复苏。”国泰航空同时表示,“当合适的市场情况出现,我们或会继续透过股票及债务资本市场渠道增强其资产负债表。”

为此,国泰航空还表示将对经营模式的各方面予以重新评估,将在2020年第四季度之前向董事局建议国泰航空的最佳规模及形式,以满足香港的航空旅运需要,并同时保持国泰的财务状况在稳健水平以及履行其对股东的责任。

那么,国泰航空所说的经营模式调整,是否包括调整其航线布局,以摆脱对跨境航线的依赖?国泰航空进行航线多元化布局的可能性有多大?

林智杰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随着国航、东航、南航等国际航线的丰富,国泰航空原本的国际航线也面临一系列挑战。此外,此前高溢价收购的香港快运未来的经营状况也值得关注。

不过,一位民航分析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国泰航空未来运营结构调整的空间并不大。在客运方面,一直以来,香港航空市场都扮演一个国际枢纽角色,在全球疫情恢复后,全球跨境航线依然是国泰航空需要坚守的市场;在货运方面,国内市场的货运发展已经十分成熟,国泰航空业很难抢占更多市场。如何通过更高的性价比,在国际货运市场谋求空间,是调整业务结构的一大发力点。未来进一步加大货运方面的航线运营力度,可能是国泰航空调整的一大方向。

(责任编辑:董云龙 )

看全文